手机购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手机购彩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他回来后,矫情成了褒义词

发布日期:2022-06-24 20:15    点击次数:110

大素颜怼脸,皮肤还不错,顶着一双大眼袋,给观众看了看自家院子。手撑着右脸,对着镜头,仿佛自言自语般介绍一会要来对聊的嘉宾。

3年啊,他又回来了。继《透明人》《仅三天可见》后,姜思达又带着访谈节目回来了。这次,更松弛,更少修饰。挑着看了几期,肉叔既兴奋又感慨。姜思达更矫情了,矫情得好。和专业出身的易立竞比,姜思达不够专;和知识分子许知远比,姜思达又不够羽翼丰满。可就是这样一个不被看好的闯入者。如今凭最差的配置——一台DV一张嘴,以及不怎么有流量的嘉宾(网红晚晚、演员金靖、艺术家王梓等);最任性的形式和地点——地板上、采访者家饭桌、没收拾的小院......对聊。采访舞蹈家陶冶最不合时宜的时长——在短视频当道的当下,访谈单集时长超过一小时。做出了豆瓣9分,观众心目中“当今市面上难得的几个节目之一”的《DV计划》。姜思达怎么做到的?一豆友形容得妙:许知远的采访,是一个“怪胎”的自问自答姜思达的采访,是两个“怪胎”的互相舔舐

《DV计划》里,姜思达不再是提问者,他成了灵活的感受者。

面对不同性格的采访者,他有不同的对话模式。

有的人如网红晚晚(豆瓣初代女神,喜欢用分享来炫耀财富和美貌),包袱重而不自知,防备和表达能力又很有限。

姜思达的应对是,以笨制笨。

聊网络调侃她的“晚学”,姜思达不逼问,只牵话头。

听到“晚学”,晚晚下意识地否认自己有关注。

-你给我出一道“晚学”的题呗,我可能答不上来,但我想听听“晚学”是一个......

-我不知道,我没看过那题

姜思达不接话,果然,晚晚顺着话头,对细节如数家珍。他们还给我做过虚拟人生的人物就我每天早上先起床然后吃大嘴给我做的黑暗料理吃完黑暗料理之后在我的化妆台前面打一斤CPB的高光......对于知不知道,观众也有了答案有的恰恰相反,比如Ricky(Click#15主唱),没架子不摆谱,非常愿意交流,但也容易交流过度(容易跑题)。姜思达的应对方法是:时通时堵。比如姜思达用问题“你拥抱过XX人这样的身份吗”,委婉刺探他成名路上有没有一丝因小城出身而来的自卑感,Ricky误解成对过去的怀念。姜思达选择用受困狮子的故事,引导对方理解问题的本意:对于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狮子而言这个笼子上的每一根钢筋就是它的全部风景它甚至能够比别人更清楚地辨析到哪根钢筋是从昨天开始生锈的它能细节到这个程度两人心照不宣,对话也就顺畅地继续下去。我也从来不会因为我自己是个外来人我觉得我就怎么样我一直在靠我仅有的一些技能让我自己变得特别强大在如水般细腻和柔软的外壳下,活动的其实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姜思达。曾经的锋芒化作水流,循着情感的连结,抵达对方的缺口。金靖那期。去年的综艺黑马《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也是金靖职业生涯的一次大挫折——因为表演风格一贯地搞怪卖丑,她首演便被淘汰,被观众质疑“不思进取”、“人一红就飘了”。这对于受访人物来说,是一个很容易想到,也确实应该问的切入点。为什么参赛?是真的热爱喜剧吗?对观众的质疑怎么看?一次挫折的前因后果,对这次挫折的复盘和感受,这种提问非常理所应当。姜思达却避开了这种容易的问法。他设身处地地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如何在事业上升期伤害了身边的“战友”,回想起来,又是如何悔恨自己做人的糟糕。跑题了吗?你看金靖的反应,先是收起笑容,接着沉默点头,最后眼泪没忍住掉下来。在外界看,金靖只是遭遇了一次事业翻车;可于金靖,翻车只是她曾经那段糟糕生活的结果而已。比起反思事业翻车,姜思达更在乎她这过程里的焦灼和悔意。他其实以己为饵,触摸到金靖的症结所在。也让金靖在其他访谈里一句带过的反思。化为一次更动人、更坦诚的自省。针对这次翻车,她在反思,自己有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喜欢情景喜剧”。我原来会觉得,我必须得有个事吧,你至少采访什么的你能说吧……拿金鸡百花金马,或者做情景喜剧,都是一件很值得在采访里说的一件事,其实我没有认真研究过,我到底想不想做情景喜剧。我只是觉得好像我应该做呀,我觉得那完全不重要,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可是我很在乎自己,我的自我,我是不是一个我自己认可的人。在确认“喜剧”并非执念后,她又坦白了一段很让本肉感同身受的“打脸式反思”。一开始我想做一个独立、高知女性。后来发现有些人做平凡的人也非常地甘之如饴,OK我喜欢这套理论,我学习,我要做个平凡的人,努力生活。然后又接受一套理论说,你是幸运的,其实你应该做个很谦卑的人,你要知道你这一切并不是你什么努力得来的。然后我就是,对,扔掉一切,我是个幸运儿,我就是个幸运儿。后来又看了一套理论,说什么努力才是值得推崇的,OK我又改天换地。然后前两天罗翔又说了,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的成功都是努力换来的,这是另外一种傲慢,我又在接受罗翔这套说法。所以就是我一直变一直变,但是我希望自己越变越好吧。

可以说,没有姜迂回式切入,就没法有金这段让弹幕疯狂加一的自我袒露。

肉叔一个很大的感觉是,姜思达比5年前,以访谈者身份闯入大众视野时,对于“问出点什么”的执着减弱很多,他更柔软了。问金靖,他不执着于最好切入的“翻车心路历程”;问王梓,他也止步,不愿意再深究。姜思达最早被人认识,是作为《奇葩说》的个性辩手。还在读大四的姜思达(是中传的辩论队长)参加海选,后来一路过关斩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在这档辩论节目里,拿到的最好成绩是亚军。我记得《奇葩说》有期辩题是:你和伴侣的颜值分别是98或2,你选?他作为反方(我98,伴侣2),以金句“别人的美总会习惯,自己的美千金难换”为底,疯狂输出。码掉的那个字是啪第四季之后,姜思达退出《奇葩说》的舞台。2017年,他没有像大家以为的出现在《奇葩说5》的舞台,而是转身变成制片人,和米未合作了一档谈话类节目,《透明人》,播出周期长达9个月,采访了来自不同行业的26个陌生人。有网大导演、著名经纪人、艺人爱豆、游戏冠军、网红老板、热搜争议人物……节目引发热议,也让大家看到,原来姜思达不只是一个能流畅表达,善于争论的语言小将,还是一个很特别的提问者。《透明人》篇幅很简短,每一期只有15分钟。节目当然很火,tfboys的粉丝、杨天真、papi酱……再加上姜思达直接的提问,堪称话题制造机,几乎每一期都上热搜,还拿到千万投资(在当时短视频领域已经算是top级)。你能明显感受到,姜思达的表达欲相当旺盛。节奏快,间或以姜思达、受访者的面部特写来增加场外信息,增添趣味。甚至还有次后期专门为了表达所感,录了一个姜の即时reaction小窗配合画面。白眼,吐槽,小动作。这个时候的姜思达,直接,鲜活,哪怕带着一股莽撞。他也用了“青春期”来形容这档节目。《透明人》做完,他紧接着又做了一档《仅三天可见》。比一般的对聊访谈更沉浸,也更犀利,美其名曰社交实验。和采访者共处3天,在期间辅以访谈、交流。等谢娜下班,和池子一起去露营,跟于正去游乐场,蹭柳岩的瑜伽课……和《透明人》外放的犀利相比,《仅三天可见》,姜思达节奏明显更慢,问法也更迂回。17年采访杨天真,他直接抛出问题“娱乐圈里微整形比例高么” ,接着用事实追问对方的否认。敢于发问,反应迅速,回击精准。最后却因为对方经验老道,竹篮打水一场空,没问出个所以然。两年后的《仅三天可见》,采访张艺兴。那时张艺兴因为负面风评正处舆论的风口浪尖,在镜头前很是防备,每一个问题都答得小心翼翼。姜思达干脆放弃追问,转而聊起对方愿意走心的话题:你说从小到大你都有一个概念是别人家的孩子你很在意这个说法走心了当对方的心防张开一丝缝隙,他便从中提取关键信息,直切核心。张:有时候会觉得说,太没有生活了姜:嗯,我会比较不负责任地认为创作跟生活有很大关系,你没有这样的生活,这岂不是...张:比较空洞嘛,就写出来的东西接着顺藤摸瓜,层层卸下对方的偶像面具,试图盘剥出一个真实复杂的人。这个时候的姜思达就不柔软吗?当然也软。只是目的盖过了感受,他揣着要“问出点什么”的执着,忍受厌恶,忍住心疼。《仅三天可见》依然是成功的。可第二季回归,主创却不见姜思达。在《仅三天可见》后,姜思达做过很多尝试:围绕身边人做了一档(类似真人秀的)小综艺《陷入姜局》,开花店,办艺术展,拍短片。唯独不再涉猎访谈。在去年和《毒眸》的对谈里,大概能看到原因。2档爆红的访谈节目,犀利和逼问的结果,带来了关注度和名利,也给表达和感受附上一双镣铐。其实我挺抗拒和陌生人待三天这件事,他也难受,我也难受。在那个节目里我的自我表达已经算少了。我还是比较谨小慎微,即便有个人表达,也不会表达得那么猛。这种收敛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感到不爽,所以这个节目应该不会再有了。《仅三天可见》是通过艺人和观众打交道。我在想别的节目,可以输出得更猛烈一些。不是说艺人不好,但如果要真实地表达对世界的看法,这并不是一个效率最高的路径。

这也是3年后《DV计划》和以往他的节目,和以往的访谈者都不像的原因。

姜思达不在乎了。

姜思达矫情,这是肉叔看《DV计划》过程里,一直在被验证的感受。

也是每次姜思达,要问出更私密,更细致问题时的惯用词。

曾经提到矫情,肯定必须祭出华妃。

矫情,取自北方的方言,在百科和大众的定义里,不是啥好词。

扭捏、害羞、做作,故意违反常情,表示与众不同等。

这词儿不好,在于动作的主语刻意矫饰。可姜思达的“矫情”,是靠近对话者后的真实自照,是主动的。《DV计划》没有赞助,没有花字,没有特写,甚至剪辑痕迹也少。姜思达,也比过去镜头里的他,更易感。每次在开头,你甚至能看到姜思达对即将开始的访谈的各种情绪。抵触、激动、无措。

采访前坦言看不懂嘉宾王大卫在访谈过程里,如果对方聊的东西有触动自己,他也会悄悄做出反应。王梓聊到一次演讲时和观众互动,他打了一个泡泡球,扔向第一排的女士。等了5、6秒,对方笑着,可毫无反应。

姜思达说,自己在办公室看到这段,疯狂尖叫,甚至恐惧。

听王梓描述时,听到最尴尬处,深吸一口气,耸肩感叹。

王梓接着坦白,表演者和观众的距离确实很影响心情,但观众拒绝脑补也没办法。

姜思达的高敏易感,让他能感同身受,又因为少了平台等外部商业的限制,他也毫无障碍地在镜头前表露。

可恰恰是这种感同身受的反应,照出了两人的不同。

王梓很坦然地接受这种“延迟”。

对方没有观众心态,是工作人员。即便有这样的观众,他也无法讨厌,只觉得能接受。

但他会更喜欢那些,能接受,并努力融入的“傻傻”观众。

王梓是能心无旁骛地享受创造/创作带来的乐趣,这种清澈见底的纯粹,让姜思达非常羡慕。

因为他太敏感,总能感受并介意“眼光”(哪怕这眼光来自自己),总被迫或主动妥协。

姜思达哭了。

肉叔却非常想为他鼓掌。

《DV计划》热度不如从前。可他能再次袒露自己,以自我的真实,反照出采访者。

这种耐心,在如今短视频如快餐般高速流动的现在,何其珍贵。

掰开手指数数吧,如今内娱还有几档长访谈节目?

还有谁能绕过流量的诱惑,来仔细品看争议背后的人。

就拿《DV计划》争议最大的晚晚。

去年,晚晚名下的木木美术馆发生工人坠楼事件,她因此成为众矢之的,遭遇走红后最严重的一次风评灾难。节目播出后,骂声从开头持续到结尾,从节目蔓延到全网。

甚至有人质问姜思达,是不是在给晚晚洗白。

引火上身的事态,是姜思达一开始就预想过的。可他还是选择往上扑,为什么?

他相信人性的复杂。

可在如今狂热的网络环境中,这种复杂往往被简化为非黑即白。

比如晚晚在节目中对工人坠楼事件的两处回应。

一处,是她惋惜完工人性命,转而心疼自己项目上的损失,被骂“黑心”。

2021是一个我非常受创的一年

包括我的美术馆出了意外

死了一个人

......

我的所有工作所有的合作

(因为黑粉)完全影响到我工作了

我劳斯莱斯的合作

我当时坂本龙一最大的(展览)

一处,是她回忆事发后工人家属的状态,语气淡薄,被骂“冷漠至此”。

家属能是什么状态呢

死了一个孩子能是什么状态

而且他们家之前就有过一次这样的意外

这不是第一次

单这么看,好像是这么回事。

可事实是,如果结合当时语境和晚晚说话时的状态和停顿,你就会发现她是真心疼钱,可对死去的工人也是真的抱歉。

只是不够抱歉,话说得磕磕巴巴,用词粗糙。

有多十恶不赦吗?不至于吧。

可到了某些视频号剪刀手那里,这种不确定,就成了盖棺定论的标签。

这两段被拼贴重组,晚晚的复杂被抹去了,只剩下一个应该人人喊打的恶人形象。不知悔改,毫无同情心。

于是就像通常会发生的那样——

当某个社会事件发生,某个明星人设崩塌,人人宣泄情绪,发表判断,党同伐异,迅速投入到网络这块巨大舆论场之中。

在这种疯狂里,冷静的观察和对话,就显得尤为可贵。

很庆幸他回来,在如今这样一个浮躁趋利的速食时代,还肯做矫情的逆流“怪胎”。

拥抱延迟,追逐冷静。

今日打工人:假章刻制中心科长

还没看爽?来瞅瞅这几篇呗:

两个拒绝被性侵的少女「不幸」活着

麦兜妈的喜宴没地方办了

内娱的姐狗,有哪对不油?

朱一龙,要爆?

恭喜姜思达